灵魂试炼游戏 第一章 追猎

小说:灵魂试炼游戏 作者:中等马 更新时间:2021-02-12 08:42:20
  手起刀落,方寸之间,敌人身首异处……一个穿着制式战甲的人,一把似剑似刀的兵器,在丧尸群当中,近乎无敌。

  凭着手中剑,杀进又杀出,那人的身上,竟是滴血不沾!

  而这人身旁的同伴,手中步枪火舌喷吐之间,便是有数十僵尸倒下,看他那自信满满的瞄准的架势,颇像那些在游乐园中打气球百发百中的家长。

  “可恶啊!可恶!这些东西,本都该是我的!”一个人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战斧,又看了看队伍前方引领着众人前进的二人,气愤不已。

  后方伸来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在确认周围无人听到这段对话后,才松开了手。

  “要不……咱们还是算了吧。”一穿着白斗篷的持刀男子,看向那持着战斧的同伴叹了口气,“至少也别在这么近的地方监视他啊,你这还不如大摇大摆地直接在后面跟着呢。”

  “照我说,你就该在千里之外的楼顶,一枪崩了他,然后我收到信号出去把他所有装备都捡回来。”说着,他舞动双手比划了几下,但他身旁的同伴,依旧在聚精会神地与丧尸厮杀着,似乎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只是,那持着战斧的人偶尔会将眼神投向某个方向,确认自己和“猎物”的距离。

  “万里,你这就不懂了,这么近的距离,讲究的就是一个灯下黑,反而是很安全的。”那手持战斧的壮汉突然转了过来,虽然虚拟世界中看不到真人脸上的黑眼圈,但那疲劳的神情却是一览无余。

  “在千里之外暗算那是娘们儿才会干的事,这可是一次复仇!若不能将他千刀万剐,难解我心头之恨啊!”说着,这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壮汉,咬牙切齿地看向了不远处一个穿着制式盔甲的战士。

  在对方注意到他的眼神之前,姬霄却是又转向一侧,将斧子砍向了小巷里的几只丧尸,在它们腐烂发臭的身躯上发泄着自己的怒火。

  这算什么事,为了个游戏耗费这么多时间,值得么?那被称作万里的人很想这么问一句,但他问不出口,作为一个玩家,他同样知道那套装备的价值:不只是游戏内对于个人的意义,就算是换算成现实货币卖掉……

  昨天的地位,今天的目标啊!

  没办法,他也只能把所有闲暇时间用来陪兄弟趟浑水了。

  “阿霄,你这连续跟踪也不是事儿啊……好歹也休息一会儿吧。”被唤作万里的男子虽是抱怨连连,但还是冲了上来,护住了那持战斧者的后背,将那些欲要偷袭的丧尸斩了个稀碎。

  “这么想就不对了,”那阿霄摇摇头,“你想想,古代的猎人为了谋生,一次狩猎,要蹲伏多长时间才能出手?我们这还算轻松的了。”

  说着,姬霄又示意同伴往巷子里躲了躲,待得那战士走远后,才远远地吊在后面,继续跟随,“打猎,最注重的就是耐心:有必要的话,一个猎人可以在灌木丛中一动不动地趴上好几个小时!”

  “进来点,等他走远了我们再跟上,别被发现了。至少在我找到机会把他所有的装备都爆出来之前,我们可不能被发现。”

  白衣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可不觉得他能认出我们两个,先不说你为了跟踪他特意混进了这个队伍之中……第一,他没见过我;第二,你不但改了名字,还从之前那个仙风道骨的瘦子换成了这个胡子拉碴的终极猛男壮汉形象,他要是能认出来就奇了怪了。”

  “再说了,不就是爆了你几件装备么,找个地方阴他,爆回来就是了,用得着这么鬼鬼祟祟么?平时也没见你这么执着……”两人跟着大部队,缓缓地前进着,整个队伍如同那势不可挡的割草机,肆意收割着丧尸的项上人头。

  “我已经狙击过了……从那以后,我估计他也不会再次栽在狙击枪上。”说到这里,阿霄的声音却是低了些许,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那被称为阿霄的人,全名叫做姬霄,而这个被他拉来当打手的,则是与他同住一屋檐下的异姓兄弟,于万里。

  一周前,当姬霄正在寻找游戏漏洞时,却是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嘴里念念有词的愣头青打成了筛子。

  他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就在五天前,他又借来把狙击枪,试图狙杀自己的复仇对象……

  “可恶!可恶!可恶!若不是因为当时迟疑了一瞬,开枪慢了半拍……”说到这里,姬霄捶胸顿足,懊恼无比。

  可是,这只是姬霄对外的借口,那天的情况,发生了什么事,他追杀这人真正的理由,他从未对他人说过,即使是于万里。

  虽然他是一个近战的大师,在一众玩家中亦算是精英……可在那人面前又算什么……

  那一天,虽然是对偷袭自己的贼人复仇,姬霄却留手了——他放弃了偷袭的计划,想要堂堂正正地与那贼人战上一场。

  于是,他将子弹打向了目标的身旁。

  可那人,却是往子弹的方向,走了一步!

  太可怕了……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能用剑劈开子弹!怎么会有人能看清子弹的轨迹!这到底是巧合,还是?

  为了一解心中的迷惑,姬霄改头换面,又成功地混入了那人所在的一支队伍,只要那人一落单,等待他的便是一连串的子弹扫射!

  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在近距离的枪火覆盖之下,你还有什么能让我开开眼的操作,姬霄饶有兴趣地想道。

  “没事的,下次碰上敌人,只要有了一丝犹豫,就不要开枪——等你能够破除心魔,毫不犹豫地开枪时,你就能到达一个全新的境界了。”于万里见姬霄沉默,突然蹦出了一句似是在安慰的话,把他逗得咧嘴笑了一笑。

  听到于万里这句有些生硬的话,姬霄也是笑了笑:“看来你平时的那些修仙小说没白读,忽悠起来倒是一套一套的。”

  说着,他一脚将扑来的丧尸踹退,又补上一斧子,将其开膛破肚。

  姬霄一边用斧头收割着丧尸的性命,一边轻笑着:“放心,我数的清清楚楚,他已经连续在线三十七小时了,熬不了多久的。等他状态一下降,在完全昏迷进入系统保护状态之前,我就能一斧子剁了他!”

  “是我的,终归是我的!”

  说着,他看向远处,他的目标,那个穿着制式战甲,看不清面容的,在他看来应该是作弊了的神秘人,和这个团体的团长起了争执。

  虽然听不清那边的声音,但想到对方大概率是因为熬夜过度而不自觉地焦躁起来,才和团队成员产生了一些矛盾,也是让姬霄感觉离胜利更近了几分。

  他在线了三十七个小时,能准确地给出这个数字,你又跟踪了多久呢……于万里忧心忡忡地看着姬霄的背影,到了嘴边的话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

  天逸大厦,监控室。

  监控专员左手持一黑色扁平条状物,从中投射出一道长方形光影,其上影像与其面前大屏幕所示别无二致。

  这就是一部只有一道“边框”而没有实际屏幕,或者说,内容以投影形式显现而出的平板电脑。

  “就是这个人了。”说着,他将镜头聚焦到画面中正在对话的其中一人,随后看向了身旁双手抱胸的光头男子。

  这个光头的男人叫李谋,仅二十九岁便是创立了红遍大江南北的天逸公司,凭借《沦陷区》这款游戏挤进了游戏界,此时看着屏幕,啧了啧嘴。

  “很麻烦,若不是这么多小公司被那些渣滓搞垮了,成为了我们的垫脚石,我们公司恐怕二十年都爬不到这个高度。”看着投影的画面,李谋却是不禁回想起了那些过去的竞争对手。

  即使是到了现在,他的游戏公司中仍有不少从破产的竞争对手手中接手的二手器械和出色人才。

  说到那些才华横溢的人们为什么破产,要从李谋口中的“渣滓”说起,而要谈这个,最好还是先聊一聊这个公司的项目:虚拟现实游戏。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要说到这游戏世界和几十年前有如天壤之别的迅猛发展,还得从科技方面说起。

  俗话说,饱暖思氵㸒欲,这完全浸入式的虚拟世界,正是虚拟现实科技突飞猛进之下的旁带产物:想当年,科技的发展,却是给星球带来了极为严重的环境污染。这污染日积月累,积少成多,最终爆发出来时,给农耕业带来了极大的打击。

  这简直是人类的灭顶之灾,人类差点就要再次面临饥荒的摧残。

  日益发展的机械工业,本就让很多人丢了饭碗,所以,为了利用过剩人口的生产力,让所有需要人工操作的工作都可以在虚拟现实中完成,减少食物的消耗,也让人类可以远离危险……科学家们开始着重研究虚拟现实技术,并且不断缩小虚拟现实连接器的体积和造价。

  虚拟现实中,无论是做各种物理化学实验,亦或者是其它在危险环境中的工作,都极大地保证了人们的生命安全。

  再过了一段时间,不但虚拟现实连接器已经缩小到从前的摩托车头盔大小,更是将造价降低到了所有人都可以靠自己的辛勤劳动获取一个的价格。

  人们的“灵魂”在虚拟世界中动作,现实的远方则是不知有着哪个机器人作为他们的身体,进行精密的操作。

  但虚拟现实只能减少体力消耗,吃得少,和不吃还是不同的。

  虚拟现实,并不能解决吃饭的问题。

  在那个人人饿肚子的时间段,正常的饮食已然成为了奢侈的代名词;取而代之的,是全世界共同研发的,一种代替食物补充人体所需养分的营养针,“营养剂”。

  有工作了,有足够活下去的营养了。可随着人口增长,资源的耗损,其它宜居星球一个都没找着时,人均生活资源自然会被逐渐压缩。

  这时候,能够解决娱乐需求、利用过剩人口生产力的天才构思——虚拟世界技术,正式投入开发,或者说,得到了更大的关注,对这方面研究的力度,更大了。

  到了今天,所有人都能使用完全浸入式的虚拟现实技术:在虚拟现实中“吃”到一顿丰盛且无比便宜的大餐,那本该投入到大餐的食材便可以用以制作营养剂;在虚拟现实中打羽毛球、排球、篮球甚至是高尔夫球,那原本需要建造的球场便可以改造成耕地,产出更多的食物……

  无论遭遇多么沉重的打击,人类总能振作起来,继续走下去。

  所有羽毛球、篮球、网球之类的体育运动都齐全了,那自然也少不了电子游戏。

  可以说,在一个大脑能够获得真实反馈的虚拟世界中,游戏体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突破:看着屏幕中的角色拿着刀枪棍棒,和自己亲自上场的游戏体验,有着云泥之别。

  而在游戏世界摸爬滚打的开发阶段,游戏大多分为单机剧情游戏和线上多人游戏。

  单机游戏只需要对单人的大脑输出信息,则可以承载更多的游戏剧情内容;线上多人游戏注重玩家和玩家之间的互动,可供大量的玩家共同连接到同一个世界,却是少了很多游戏内容。

  而《沦陷区》正是一款敢一个吃螃蟹的尝试者,它兼具了二者的优点:在完成一小段单机剧情后,玩家将会连接到一个多人世界中,共同解锁之后的剧情。

  单机剧情有着极其充足的游戏体验,而如果选择继续连接到多人世界,则是实时更新、解锁剧情,保证服务器不会过载。

  而这个往日较为常见的想法,却是被李谋第一个运用到了虚拟现实中,一炮走红。

  但是,只要有了路,就会有少数人想要抄捷径;有了竞争,就会有少数人想要作弊。

  李谋口中的“渣滓”,正是说的这些游戏中的作弊者。

  作弊者一般是使用外挂程序作弊,但在这种接受脑信号大型联机游戏中,脑信号,又怎么模拟呢?作弊的难度不亚于直接攻克服务器。

  所以,那些想要投机取巧的人们,找到了另一条道路——寻找游戏漏洞。

  这个本该属于游戏公司工作人员的职业,却是变成了那些作弊者的工作,游戏漏洞被恶意用于获取可交易游戏道具中,然后或是在游戏官方商店中低价抛售,或是以中间商的形式出售给普通玩家……

  无论是哪种交易方式,都严重地打击了游戏公司的现实货币收入;而普通玩家乃至新手玩家获得高级游戏装备和道具,更是摧毁了游戏内部的平衡性,让那些安分守己的绿色玩家苦不堪言。

  这些寻找漏洞者,背后似乎还有着不少组织者,或大或小的团体共同进入游戏,在游戏公司身上薅羊毛,最后由发起者和漏洞发现者占了利益的大头,其他任劳任怨的“短工”则是有如打了一份薪酬略高的临时工。

  这其中,自然少不了更有野心的人,以自己在那些小公司的“彪炳战绩”,借此在大公司身上敲竹杆,榨取保护费,也是常有的事。

  李谋不少竞争对手,便是被这些作弊玩家搞垮了游戏平衡性,最后玩家流失,公司破产。此时他一手创办的公司的游戏中,也有了这些害群之马,怎能不防?怎敢不防?

  “他们的首领,就是这个人,”监控员在手中的投影上画了一个圈,与此同时大屏幕上的画面也随之变化,在一个西装男子身上出现了一个红圈,“这人每次出现,都只和大部队行动一段时间,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随便离开。”

  “而且,他每次都有自己专用的热武器。顺着这条线索,我们一定能找到他们幕后的组织者。”这个重点关注人物如此突出,竟是让监控员连续用了四个随字形容他,听起来不禁让人感觉有些滑稽。

  “很好,我会派人去查他的真实身份的,”光头男子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也许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给剩余几家游戏公司带来个大祸害了。”

  李谋正要离去,身后之人却是弱弱地发声了:“哥,我觉得,这个人……”

  他回眼望去,只是简单的一眼,却是活生生把那人到嘴边的话给压了回去,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小勇啊小勇!我只想你好好活下去而已!至少离了我,离了这天逸公司的产业,也能活下去……对于过去所行之事,李谋从不后悔,可这次却是有了些许动摇——亲兄弟视自己为洪水猛兽,天下悲凉莫过于此!

  他只觉心间一阵绞痛:这自己造成的恶果,最是无法向他人诉说。

  他摸了摸光头,故作镇定,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块与李勇手中所持近乎一致的平板电脑,走向前在其投影的画面上一抓,便是将这画面“抓”了一份,在自己的设备上投射而出。

  显然,他手中这能随意控制下属电脑的设备有着更高的权限。

  “不过是个装备精良的普通玩家罢了,你看走眼了,”看李勇还有些不服气,他又补了一句:“就算连续在线了三十七小时,也证明不了什么。不,或者说,这才是他不值得关注的最好证明。”

  “可这个人的操作水准……”李勇刚想反驳,话音未落,便被李谋打断:

  “这种人根本不足为虑,你知道为什么吗?”李谋弯曲食中二指,轻轻叩在大荧幕上,发出很是寻常的两道敲击声,可在这狭小的监控室中,却宛如午夜炸响的惊雷,一声声震在李勇的心上。

  “人和蝼蚁,有何差别?为什么我们自认为人比身边脚下的蚂蚁更为高级?”

  虽然抛出了两个问题,但李谋显然没打算让李勇自行回答,紧接着,他顺着自己的思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以方糖戏弄蚂蚁为乐的顽童,和蝼蚁的区别,在于体型的大小吗?如果确实如此,那虎象之流,便不会沦落于囚牢之中。

  在于智慧吗?并不见得。动物,亦有着其独到的智慧和本能,仿生学,便是最好的证明。

  一切都是命运的抉择,顽童才得以无忧无虑地戏弄蚂蚁。而他们胜过蚂蚁的,则是‘自由’。

  蚂蚁觅食,这方糖在稚子手中,放在东他便要往东,放在西他便要往西,蝼蚁没有选择的自由……它们此次成功与否,完全在他人一念之间!”

  “你我也曾是蝼蚁,为了活命而过日子。但现在我们侥幸爬到了更高处,目光就该看得更远了。”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情绪过于激动,有些失态,李谋清了清嗓子,瞪圆了的双眼又回到平日的微眯状态,声调亦逐渐平定下来,“你好自为之吧。”

  选择的……自由吗?李勇在心底默默呢喃道。

  等他回过神来,大门早就关上了。

  待得他再次看向屏幕时,画面中却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画面中的人们,正是姬霄现在所在的队伍的成员,这支队伍,是一只使用游戏漏洞快速获取游戏币的队伍。

  此时,那队伍却是停滞不前,队伍成员逐渐向着一个方向涌去,聚拢在一处。

  李勇看那人群陆续聚了起来,围成一团,挡住了那人群之中的画面,被一个个背影挡住了,他便全然不知道那人群之中发生了什么。

  不只是他,此时那队伍的首领,西装男子,也是微皱着眉,将目光投向了身后不远处的人群。

  人是有凑热闹的天性的,看不到的东西,李勇反而愈加想去看,待得他脸穿过了投影,他才想起自己有着对于这个虚拟世界监控系统的绝对掌控权,完全没必要像一个现场观众一样拼了命地把头往前挤。

  他傻笑着挠了挠头,将录像从自由视角切到了那小头领的第一人称视角。

  不出所料,这群玩家见了那西装男,全都像猫见了老鼠,职员见了领导,恭恭敬敬地让出了一条道,李勇这才看清,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壮汉倒在人群中心,手上握着一把战斧,生死未卜。

  有点想不起来了……

  “这个‘快刀斩乱麻婆豆腐’和‘十步一杀’……是谁招进来的?”这个问题问出后,西装男环顾四周,却是鸦雀无声。

  那首领把着下巴想了想,那游戏用户名叫做“十步一杀”的倒是有点眼熟,那估计就是自己招募进来的,可这……

  想到这里,他将目光投向了那个名字极其独特的,依旧生龙活虎的玩家,那人感受到他略带鄙夷的目光,也是讪笑着,回道:“他带我进来的,是谁带他进来的我就不知道了。”

  西装男没有听到的是,他身后的穿着制式战甲的那人,自言自语了一句话,要是听到了这句话,姬霄可要吓得瞪大眼睛。

  “怎么又是你……我要找的,不是你。”喃喃自语之际,这人默默地离开了。

  “罢了,这个‘十步一杀’估计是我带进来的,你们送到个最近的安全屋吧。”说着,那首领还是快速地呼出了自己的好友列表,飞快地瞥了一眼。

  随后,他转向于万里,沉默了很久,但最终还是没有念出于万里的游戏用户名,“你……认识他吗?我说的是现实世界里。如果你知道他住哪,就由你去照顾他了,也省得医院破门而入还不包赔修门的钱。”

  说到底,还是怕麻烦。

  “我的游戏名很恶趣味吗?他以前还叫千里送鹅毛血旺呐!”于万里恶狠狠地想道,但一想到眼前人还包了他们的伙食费,他也只能投以微笑,点了点头。

  这就是两人如今的“工作”:跟着这个西装男,听他指挥,打丧尸,掉金币,最后统一上交,出售,再如同真正合法的工作一般,获得基于工作时长计算得出的工资。

  安排好了这些大大小小的麻烦事儿,那西装男才长吁了一口气,等他转过头去的时候,背后的战甲哥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一句话都没说,干净利落地跑了。

  “这个疯女人,真是一点纪律性都没有!”到了最后,西装男也只能憋出这么一句话。

  毕竟,他对这个穿着制式战甲的队伍成员,一无所知;邀请这么一位成员也不需要更多的了解,只要看到那干净利落,一击就能击败敌人的战斗方式,什么游戏团队都会抢着去邀请的。

  冷漠,很少说话,战斗的身姿孔武有力,要不是听到了她说话的声音,西装男还以为那是个男人。

  “加入我们的团队吧。”很直接,当时,西装男就是这么直接地,向着那人问了这么一句。

  “滚开,你不是我要找的人。”听到这句话,西装男的第一反应不是愤怒,而是稍微有点被这其中的反差吓到——他没想到,面前这个杀起丧尸来如此狂野的战士,是个女玩家。

  偏见!偏见不可取!提醒了自己一句,他又继续对那人循循善诱:“别这么急着做决定嘛!给我一个机会……”正当西装男还在腆着脸皮继续游说着的时候,面前人已是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西装男连忙退了两步,举起了双手,作投降状——他可不想和那些丧尸落得一个下场。

  在这个距离,以他的眼力看来,在他开枪之前,就能被对方打个满地找牙。

  他摊开双手,一边退着,一边说道:“你想想,听你刚才的话,你是在找人吧?”

  对方好像有了些许兴趣,但那手中的武器,却是丝毫不动,依旧直指着西装男。

  在西装男看来,这和作七步诗没什么区别了:这一句对方满意了,要是说的慢了,或者是下一句对方觉得是废话,自己估计就要被一剑斩了……

  “找人的话,当然是人多力量大,难道不是这个道理吗?”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丧尸,“你看,以你的速度,还是要在这些小喽啰上面浪费心力,浪费时间;如果加入了一个像我们这样的大型队伍,不是省心省力很多吗?”

  面前的手动了,西装男有那么几秒,以为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了。

  那一剑,不是砍向他的,而是砍向那人身旁的一只丧尸。

  手起刀落,一击,便是取下了对方的首级,断面光滑如镜……这是什么样的高手啊……

  “可以。”那高手,只是这么淡淡地回了一句话,西装男有些发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啊!现在想起来,真是惋惜无比,当初是花了多大功夫,才将这等高手拉进队伍里的啊!西装男想道。

  就在刚才,在姬霄的角度看起来,他们起了争执,其实只是一人要走,另一人单方面、卑微而低下地在挽留,却是做了无用功。

  不过,也有可能是下线了,都连续玩了这么久了,也许是下线休息一下也说不定呢……西装男这么安慰自己,不再去想这件事,带着队伍继续前进,如同秋收时使用的收割机一般,将遭遇的所有丧尸绞碎。

  ……

  说来也是好笑,在姬霄晕倒之前,他正在恶意满满地等待着那劫了他装备的神秘人倒下。

  “三,二,一, 给爷倒!”突然心血来潮地数了一下,却是没有迎来任何回应,姬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唉,这家伙可真能熬!”

  而下一秒,便是他自己眼前一黑,率先倒下了。

  “真是倒霉,从小到大,每次我装什么病就会得什么病,想什么来什么……”呢喃之中,他便在身旁于万里惊诧的目光中,倒了下来。

悟空追书手机阅读地址https://m.wbbcxx.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灵魂试炼游戏,灵魂试炼游戏最新章节,灵魂试炼游戏 啃书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